亚螺美食网

吃完咸汤的我们浑身都是暖烘烘的

亚螺美食网 http://www.honghuigroup.com.cn 2019-06-15 20:37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一个懒散的女人。这是老公给我的评语。

今天是周六,在家休息,下午叫老公和我一起去超市买些菜啊什么的,他懒懒地回我说“不去”。我这个懒散的女人也就什么也不想做咯。女儿上课去了,我极其无聊地看看空间,看看无聊的宫斗电视剧,再玩儿一会儿游戏,天也就黑了下来。

“老婆,我饿了,快做饭去。”

“什么都没有了,吃什么吃!再说我可一点儿都不饿呢,减肥吧你。”

“你这个女人!”他恶狠狠地说。

我接着玩儿了几把斗地主,看他坐在一边不耐烦的样子,也就起来,不情不愿地去厨房做饭了。这个懒人看我一离开,马上一屁股就坐在了电脑旁津津有味地玩儿起来。

看着冰箱里的鸡蛋和厨房里仅剩的两根葱,再看看上午剩下的一点儿火腿,我很想了想,决定做个懒人凑合饭,哈哈。

泡了一把木耳,一撮粉条,搅好半碗面汁,我开始忙活了。

打了两个鸡蛋,把剩下的火腿凑合切成丁儿,又切了一棵葱,然后点火,倒油,油热了,我先炒鸡蛋、葱花、火腿,然后热水炝锅,最后把木耳和粉条下锅里,嘿嘿,水开了以后我把预先搅好的面汁打碎在锅里,然后就是尝闲淡加佐料啦。

灭了火,点了点儿鸡精,醋,香油,齐了。一锅酸酸的香喷喷的咸疙瘩汤成了。

“饭已OK了,起来咪西吧”。

“喔!给我盛一碗端来吧---”。

为了不跑第二趟儿,我用盛汤的大碗满满给他盛了一碗,小心翼翼地端到了他的面前,然后才去给自己也盛了一小碗来吃。

看着他吸溜溜又怕烫又紧嘴吃的样子,我问“怎么样,好吃吗?”

“恩,恩,不错,好吃,好吃!”

不一会儿,一大碗就被他消灭了。我试探着问“还吃吗?要不要再给你盛一碗来?”

“吃,再来一碗!”

我很悲催地又跑过去给他盛了一碗端过来。

“去,把那个电暖气给关了,我还是第一次在家里吃饭吃得热,别烤了,冒汗。”

这句话,就是他这句话一下子就将我的记忆打开了,仿佛回到了八九十年代......

那个时侯,我初中高中包括大学都是住校的,只有周六晚上才可能回家。妈妈是极开朗慈爱的,每到冬天的周末晚上,妈妈都会带着我们姊妹四个坐在灯下剥花桃或者玉蜀黍,一边干活一边讲笑话讲故事,或是讲十里八村的趣事。那时侯的冬天真是冷啊,每每到半夜的时候,大家的手脚都会冻的慌,这时候妈妈总会想出各种办法让我们暖和起来。有时候是拢起一盆火让我们取暖,有时候会熬上一锅白萝卜水,搁点糖让我们喝,既败火又热呵。

然而,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暖暖的咸汤。那时,妈妈会起身烧水,做一锅热腾腾酸酸的、香喷喷的咸汤给我们吃,吃完咸汤的我们浑身都是暖烘烘的,躺下睡觉也就没那么冷了,就连梦也做的香甜。虽然那时候没有所谓的鸡蛋、火腿、木耳什么的,有的只是一把白菜或豆角干、粉条和葱花而已,但那么多年一直都是我们睡前的美味。

原来,那份暖暖的感觉一直都在我的心底深藏着。

女儿下课回来后,我这锅懒人凑合咸汤她竟然也吃了两碗,还直说酸酸的热热的好吃呢。

嘿嘿,我这锅懒人凑合咸汤却原来也是暖暖的啊。

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